繪畫寫生去 Painting Fieldtrip


有生之年
, 希望能多做喜歡的事。繪畫寫生,是我喜歡的其中一件事,完成了一幅可以的畫,既有一點兒成就感,還給自己每次看著這幅畫時的享受和自我的陶醉,所以受用不少的。

但我這個人就是墮性大,自己提不起勁去畫畫,只是在一班畫友幾個月一次相約的寫生旅行時,才會用心的去趕一幅畫出來。

就在這個十月一日,我們才去了一趟香港石澳寫生。

我們一行五人,先是去筲箕灣飲茶。舒舒服服的吃了一()後,才乘車而去。這種飲食畫畫文化,打從跟港大校外課程水彩畫老師寫生時,便養成這改不去的習慣。還記得那其中一次在南丫島吃的燒乳鴿,一人一隻,再加上很多的其他菜色,真是叫人非常滿足--可知老師真是個食家來呢!當時某些同學們的歡笑聲和樣子,還能隱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呢,這真又引起我一陣的感慨!

都是班長找的橋厎好地方--(班長是我們給他的稱謂,本來就是沒有班長這回事的。他很好人,又總是容易開心地笑著的,大家都喜歡他。) -- 安頓下來,便各自埋首工作,一坐便是兩小時;這可不是小事,屁股會痛,腳會痲痺,要耐得熱和偶然的蚊咬,有時還可能要忍得急。這當中的時間,很多時是自己的不滿呀,著急,混不來要的色調呀,畫的什麼都不是呀,然後是快刀斬亂麻,拼過你死我活,使盡九牛二虎的努力,就是把它趕出來,然後最後把它靠放在地角上,退一大把,給它眯矇的望一個全相,唔,還不錯的,水是前後做的工夫不統一了,效果是未如理想的,總的還是可以,也就滿意了。

這確是很自我的事,就是完全不知其他人畫的什麼來。這時就去望望別人的畫,也不敢說些什麼的。每人都有每人的修行,每人看的世界都不一樣,每人的喜好和性情都不同,也都表達在他們的畫上了,總值得玩味和欣賞的。

是時候鬆一鬆了,嘆番下一人一碗燒鵝麵,一支汽水,然後才乘車回家去。這樣的一日還算不錯呢,還多了一幅以後可以看完又看的畫。

以下是其他幾次的寫生:

2009.12.25.貝澳

2010.02.16.山頂落薄扶林水塘

2010.04.06.城門水塘

 

Login Form

在線 Who's Online

目前有 81 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